海上作战智能化变革路在何方

2019年02月12日09:23  来源:解放军报
 

  引言

  21世纪以来,智能化科技群体的井喷式发展,几乎强制地推动了海上作战方式的变革。一方面西方海洋强国企图利用智能化科技优势,实施抵消战略,谋求不对称的海上体系作战优势;另一方面“战争从来不迁就落后者”,越来越紧迫的智能化挑战和海上威胁,迫使其他海洋国家顺应时代需求,加快推动海上作战智能化变革。为了从真正意义上满足设计未来智能化战争的需要,我们必须加快推动海上作战智能化变革的步伐,探索寻找建设世界一流智能化海上作战体系之路,以慑止海上战争、管控海上危机,确保国家海洋领土主权安全。

  作战平台变了——

  武器装备“智”造

  信息化向智能化变革的外在表现,就是装备“智”造,即信息进行逻辑推导产生自主分辨是非的能力,它将认识客观事物规律+已有知识和经验+已知条件后进行推测的机器学习技术群体直接物化,嵌入到武器装备中,实现武器装备“智”造。

  利用智能化科技成果谋求“智”造升级。通过智能化通信、网络、芯片等科技,对现有的海战装备进行智能化升级改造。如在反舰导弹、鱼雷武器等制导系统中,嵌入智能芯片,在分导弹头之间铺设“管神经”网络,使制导系统实现智能化自引导、自组织、自行动;当飞行中导弹武器的制导链或火控链受到干扰而中断时,“巡航领弹”中的“管神经”网络能主动接管整个“制导回路”,实现高精度自主寻的打击;通过具有自主学习能力的“云大脑”,直接嵌入“管神经”装备中,使之能够在通讯中断条件下自主选择路径完成任务,接管海战场兵力行动的指控,自主干预和修正海上联合作战行动,从根本上提升海战武器平台的互联、互通、互操作能力;通过对现有的通信卫星、海洋监视卫星、电子侦察卫星、雷达、声呐等植入智能芯片,更替扫描部件,实现海战场的实时感知、目标识别和自主协同的跟踪监视。

  利用智能化作战概念进化“智”造设计。通过智能化作战概念验证,使作战体系具有自主学习、不断进化的能力,以智能推动武器装备的“智”造设计。目前世界海军强国通常先进行作战概念验证,针对作战对手体系弱点,催生不同的作战概念模型,分析评估不同作战概念的风险收益,再依据其价值与法规,进化“智”造设计,研发相应的武器装备和作战平台。如瞄准对手水下作战的弱点和盲区,发展多种无人潜航器、智能鱼水雷、水下滑翔机和仿生鱼等,通过仿脑、类脑控制或智能网络激活,不断进化水下自主攻击方式,迭代优化水下武器装备的“智”造设计,从而极大地提升智能化作战效能。

  准备方式变了——

  作战筹划“智”算

  信息化向智能化变革的关键内涵,是作战筹划“智”算,信息化海上作战筹划,以信息为主导,靠信息态势决策,用数据代码指挥控制,其中信息是被动的提供者。在智能化海上作战筹划中,信息通过“算法”生“智”辅助决策,以“智算”胜“敌之未算”,以“多算”胜敌“少算”,以“智算”胜敌“量算”,从而赢得主动,谋求作战筹划的科学性、精准性和动态性。

  数据共享“智”网赋能。数据是海上作战的“血液”,是支撑和保障智能化作战体系运行的核心基础。通过数据沉淀获取海量信息,通过数据挖掘掌握敌体系弱点,通过数据呈现共享作战态势,打通多域联合的渠道,激活“智”网赋能的“息壤”,比如基于“智”网赋能,简单组合的“智”导系统可以打败基于综合集成的作战体系。近年来,有关国家曾对无人机“蜂群”战进行数百次模拟试验,结果表明,数十架无人机组合的“蜂群”对防空舰艇实施攻击时,即便是装备最先进防空系统的作战舰艇也只能拦截7架左右的无人机。

  指挥决策“智”算辅助。海上作战往往是跨域战、多域战,甚至是融域战,陆岸、空天和水面、水下等有形空间,与网络、电磁等无形空间领域的争夺同时或交替进行,各领域作战相互影响、相互支撑,涉及的作战要素多元、作战行动精细、协同动作复杂,已无法仅仅依靠人的大脑去思维判断、决策,必须采取“智”算辅助决策。因此,世界各海军强国都非常重视高性能的认知计算机、生物计算机和量子计算机的研制,并将其运用于人工智能辅助决策领域,企图抢占指挥决策“智”算的制高点。必须指出的是,“智”算对单项战术作战行动的辅助决策和作战指挥具有精准性和实时性,但对复杂的战略、战役决策和战役作战指挥,尤其是涉及战争艺术、目标价值分析和行为逻辑关系判断时,“智”算辅助指挥决策具有一定局限性。

  制胜机理变了——

  体系对抗“智”胜

  信息化向智能化变革的核心要义,是体系对抗“智”胜,即制胜机理变了,其核心是要赢得“智”胜优势,也就是说,作战平台或武器装备可以劣于对手,但“智”高一筹者胜,以“智”打非“智”者胜。

  以“智”打非“智”者胜。即以“智”战体系对非“智”战体系具有不对称的战略优势,战时以“智”攻敌非“智”,一方面要用敌所不知之“智”,攻敌意想不到之关键性薄弱环节;另一方面要用简单组合之“智”,迷惑敌人,使敌非“智”体系无法察觉、难以抗击。必须指出的是,以“智”打“非智”,是运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,将人的战术谋略和智慧注入武器系统和作战体系中,其交战方式往往呈现平台无人、系统有人,前方无人、后方有人的状态,其中人仍然是主宰海上作战胜负的第一要素,但这里面的人必须要是有“智”之人,必须要懂得利用人工智能辅助决策,操控智能化作战手段和武器装备,使之能自主作战、自协同攻击。其主要作战优势来源于信息的“智”化、来源于人注入机器的知识与智慧高低,总之,“智”优一方将以碾压之势打败非智或低智之方。

  “智”高一筹者胜。即以高“智”打低“智”,以高“智”控低“智”,扼控敌之要害,以“四两拨千斤”,批亢捣虚。而要做到这一点,就必须要从平时开始,进行大数据的情报数据沉淀和“云计算”处理,才能在战时机“智”过人,做到陷敌摧坚、料敌先机;必须通过针对敌体系作战弱点的“算法”试验和对抗演练,预先开展战争目的、战役指标、成功与风险概率、人员伤亡和物资弹药损耗的深算、精算和细算,自主设计战争构想、进行海上智能化作战概念验证,按照设计打仗、依靠算法“智”胜。

  保障方式变了——

  “智”脑订制服务

  信息化向智能化变革的重要内容,是“智”脑订制服务,这种保障方式,就像使用APP打车一样,“秒”级打点,“智”脑订制服务,随机按需适时提供。

  “智”脑订制态势感知。即构建一个覆盖多域的侦观察系统,通过模拟人工神经元树突末梢的传感器有效接收、整合多源平台获取的感知信息,将“云大脑”灌入“智”脑中,全面提升人机交互的态势感知能力,按需向各作战平台推送态势感知信息,缩短目标属性识别、威胁等级判定的周期,突出智能化感知传输和态势预判的优势,使传统海战场的静态感知向智能化动态预判方向变革。

  “智”脑服务整体联动。即运用“智”脑,打通海上作战整体联动的“管神经”,统筹作战、装备和后勤保障活动。必须要采用面向作战终端服务的统一体系架构、技术体制和标准,运用模式识别、机器学习等方法,对现有的各种作战保障链路灌输知识提取、信息挖掘、情报整编、大数据分析、决策辅助、打击支援和效果评估等技能,拆除阻碍信息与能量交互的“闸门”,将参战的海上作战力量与保障力量融为一个有机的整体,从而实现“智”脑订制服务的自组织、自协同、自保障,产生“1+1>2”的整体功效;通过网络智能链接,实现“智”脑聚能,实施精准失能和定点杀伤;通过互联、互通、互操作,实现“智”脑赋能,实施精确可控的精打要害、破击体系;通过“智”脑主导要素跨域融合,实现智能化的全维保障和全谱优势。

  编后话

  随着人工智能化水平的不断提升,武器平台和作战体系不仅能够被动、机械地执行人的指令,而且能够自主、能动地执行特定任务,甚至能创造性地完成作战任务,传统意义上人与武器装备的区别变得模糊。人虽然仍是战斗力中最主要的因素,但人与武器装备结合方式的改变丰富了战斗力的内涵,人与武器装备的传统关系也正在此基础上有可能发生重构。(左登云)

(责编:芈金、袁勃)
博聚网